页面载入中...

北大老教授15年前的公开信为何如今还在被刷屏?

  二弟在“江防队”(这到底是个什么部队,我至今也不能明白)有机会做专业美术工作,和我当年在演剧队的工作性质完全一样,读书、写字、画画、自己培养自己。我们兄弟,加上以后跟上来的永光四弟,命运里都让画画这条索子紧紧缠住,不得开交。

  说苦,百年来哪一个中国人不苦?苦透了!这里不说它了。

  在兄弟中,永厚老二最苦。他小时候多病,有一回几乎死掉。因为发高烧已经卷进了芭蕉叶里了,又活过来;病坏了耳朵,家里叫他“老二聋子”,影响了发育;又叫他“矮子老二”,后来长大,他既不聋也不矮,在我们兄弟中最漂亮最潇洒,很多人说他长得像周总理。成年后,他的负担最重,孩子多,病痛繁,朋友却老是传颂他助人为乐的出奇而荒唐的慷慨逸事,于是家里又给他起个“二潮神”(神经病的意思)的名字。

  “击落一架民用飞机是可怕的。伊朗必须承担全部责任,”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在周六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他称这起坠机事件是“毫无意义的生命损失”。“即使在紧张局势加剧的时刻,这也不应该发生,”特鲁多说。“之后将会有很多关于这一后果的对话和反思。”

  自2012年起,加拿大已和伊朗断绝外交关系。坠机事件后,伊朗表示,已邀请加拿大、美国等国家的人员参与坠机事故调查。特鲁多也表示加拿大希望进入伊朗提供领事服务,确认遇难者身份。

admin
北大老教授15年前的公开信为何如今还在被刷屏?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