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载入中...

“世鉴真章”历史文献展于上海世博馆举行

  取得共识不难,但如何在法律中精确表述?

  “废弃菜叶这样通俗化的表述出现在严肃的法律文件中是否合适?大家意见分歧比较大。”云南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干部和晓琳说,最终“废弃菜叶”会出现在条例中,也是因为有具体的案例。

  2019年6月,抚仙湖畔的玉溪市区两级公安机关先后破获4起非法倾倒废弃菜叶污染环境的案例,抓获犯罪嫌疑人11人。仅邓某一人就先后组织多名驾驶员将2000余吨废弃菜叶运到江城镇卯政府村东山倾倒。经评估,倾倒点渗滤液造成的环境污染损害超过70万元。

  “条例要发挥作用就必须得到不折不扣地执行,‘废弃菜叶等农业废弃物’这样的表述,普通老百姓都能看懂,有助于今后条例的宣传落实。”邓先培说。

  原来的洱海保护条例规定,洱海流域违规建设由乡镇人民政府依法予以处罚。但根据行政处罚法,乡镇人民政府并没有行政处罚权。怎样才能既符合上位法规定,又照顾基层执法实际?立法工作者为此想了很多办法。修订后的洱海保护条例将洱海流域违规建设的行政处罚主体调整为县市自然资源行政主管部门,但同时在乡镇人民政府职责中规定,开展洱海保护治理日常巡查检查,制止并协助查处违法行为,做好相关行政执法工作。

  在条例的每一条条文背后,都是曾经发生过的鲜活事例。在条例的修订过程中,云南省各级人大始终坚持问题导向,越是可能出现的问题,越要加以规范。比如,洱海保护条例将“禁止新建码头”修改为“禁止新建、扩建码头”,就是因为今后在洱海新建码头几乎不可能,但违规扩建码头的可能性却更大。

admin
“世鉴真章”历史文献展于上海世博馆举行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